關於部落格
23-30歲我在中國生活,愛上用部落格紀錄生活。
30歲畢業後回到馬來西亞生活⋯⋯工作的日子,也需要從文字中得到正能量。

我的32歲,用心生活,認真工作,努力健身,堅持看書……
  • 149834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Day 158】有關人文教育的思考

 《散步的朱光潛》
 
儀禮堂後面,有一條山徑,洋紫荊豔麗無比,百年樟樹浮
動著清香,九重葛爛漫攀爬。沿著山徑往上到山頂,可以眺望南海上的山光水色。然後,偶然之間,我讀到朱光潛回憶自己的港大生涯:
 
我們一有空閒,便沿梅舍後小徑經過莫理遜舍向山上走。。。香港老是天朗氣清,在山頂上一望,蔚藍的晴空籠罩蔚藍的海水,無數遠遠近近的小島嶼上矗立青蔥的樹木,紅色白色的房屋,在眼底鋪成一幅幅五光十色的圖案……香港大學生活最使我留戀的就是這一點。
 
朱光潛,是中國當代美學研究領域的開拓者,寫了《悲劇心理學》、《談美》、《文藝心理學》、《詩論》、《西方美學史》、《談美書簡》等等,其中《西方美學史》是中國第一部全面系統闡述西方美學思想發展的專著。在三十年代的北京,從歐洲留學歸來的朱光潛還在家裡主持一個文藝沙龍,每月集會一次,朗誦中外詩歌和散文,探討辯論詩歌理論與創作的各種問題。沙龍的主要成員有周作人、朱自清、鄭振鐸、馮至、沈從文、冰心、淩淑華、卞之琳、林徽因、蕭乾等人。沙龍所討論和爭辯的問題,又會從小小的客廳裡輻射出去,成為文藝界注目的問題,或者影響到文學和詩歌創作的發展與流變。這是一個中國自由文人的沙龍,摻揉了歐美的風格和眼界,對三十年代文學,特別是“京派文學”的形成和風貌,都有了催化的作用。
 
朱光潛回顧自己的學術生涯時說,是港大的四年(一九一八到一九二二),「奠定了我這一生教育活動和學術活動的方向。」
 
今天一萬四千個港大學生裡,有多少人知道朱光潛是誰?
  
 
《不吃「敵人麵粉」的陳寅恪》
 
許地山,知道的人可能稍微多些,臺灣人早期也讀過「落花生」的小品。胡適之向港大推薦聘請許地山作中文系系主任,在一九三五到一九四一的六年間,許地山不但改革了港大中文系的課程內容,對整個香港的人文教育也花了很大的力氣,四處演講,宣揚國文程度和人文教育的重要。
 
但是,我以前不知的是,許地山如何把陳寅恪帶進了港大的歷史。
 
陳寅恪的學成過程出奇地多元豐富,幾乎像歐洲概念裡的「文藝復興人」:一九零二年他就讀日本弘文學院;同年入讀該校的中國學生還有魯迅。一九一零年考取官費留學,先後到柏林大學、 蘇黎世大學、巴黎高等政治學校讀書。一九一四年因為歐戰爆發而回國,一九一八年,再度出國深造,先在哈佛大學學梵文,後又轉往柏林大學攻讀東方古文字學,同時學習中亞古文字和蒙古語。在整個學習期間,他培養了閱讀蒙、藏、滿、日、英、法、德、波斯、突厥、西夏、拉丁、希臘等十余種語文的能力。
 
一九二五年陳寅恪回國,成為清華大學國學研究院的「四大導師」之一,與王國維、梁啟超、趙元任共事。一九四零年,陳寅恪為了應英國牛津大學之聘,離開昆明赴香港,準備轉英國,但是歐戰情勢加劇,他因此「卡」在香港。這個時候,許地山就成了留住人才的中間人。
 
陳寅恪留下,成為港大教授。香港在四一年底淪陷,陳寅恪在饑餓困頓的情況下閉門治學。他最重要的著作之一,《唐代政治史述論稿》,就在這段艱苦時期內完成,序末署的是「辛巳元旦陳寅恪書于九龍英皇太子道三百六十九號寓廬」。一代大家的學術巨作,在風雨飄搖的斗室中思索,在港大的校園裡寫成。
 
梁啟超在推薦陳寅恪為清華國學研究院導師時曾經說:“我也算是著作等身了,但比不上陳先生寥寥數百字有價值。”毛澤東訪問蘇聯,史達林曾問起陳寅恪的狀況,表示關心;史達林的《中國革命問題》中引用了陳寅恪。日本人佔領香港以後,據說曾經對陳寅恪做過兩件事:一是送麵粉給他。當時生活物質極端困窘,「大概有日本學者寫信給軍部,要他們不可麻煩陳教授,軍部行文香港司令,司令派憲兵隊照顧陳家,送去好多袋麵粉,但憲兵往屋裡搬,陳先生陳師母往外拖,就是不吃敵人的麵粉。」 第二是據說「香港日人以日金四十萬圓強付寅恪辦東方文化學院,寅恪力拒之,獲免。」
 
今天一萬四千個港大學生中,有多少人聽說過陳寅恪,或者讀過他的著作?
 
  
《「宣傳共產」的蕭伯納
  
這時候,或許有人會說,龍應台,你太苛求了。香港是個英國殖民地,對中國文化本來就不熟悉。
 
但是我還有另一個發現。我發現在一九三三年,當北京和上海各界都在準備盛大歡迎七十七歲的「和平老翁」訪華之前,蕭伯納先來到了香港,在港大禮堂做了一次演講。一般坊間的紀錄說,蕭伯納不願意正式演講,只是與學生閒聊,閒聊中,蕭氏說,在大學裡,學生首先要學會「忘記」──「我們聽到、學到的東西,許多是不正確的,要引我們入歧途的。在學校必須學,不學畢不了業,但要會忘記,要將學到的東西忘記。」
 
可是,我又發現,一九三三年二月十四日,「路透電」的消息說,蕭伯納在香港大學演說了,而且報導的標題是「對香港大學生演說──蕭伯納宣傳共產」,中國各報都刊登了消息。
 
這時,我才將蕭伯納港大之行和魯迅的文章連了起來。魯迅因為蕭氏的港大演說而讚頌蕭伯納「偉大」:
但只就十四日香港「路透電」所傳,在香港大學對學生說的“如汝在二十歲時不為赤色革命家,則在五十歲時將成不可能之僵石,汝欲在二十歲時成一赤色革命家,則汝可得在四十歲時不致落伍之機會”的話,就知道他的偉大。
 
蕭伯納是一九二五年的諾貝爾文學獎得主,他的文學作品、政治思想和對社會的介入,以及他所處的時代思潮,是英語世界裡相當重要的一部份;我們今天一萬四千個港大學生,又瞭解多少呢?
 
【大學是人文精神的泉源】
 
來港大之後,做了種種發現,但是最大的發現還在於:人們一般不知道港大曾經包容過、孕育過這麼重要的文化遺產。孫中山算是港大畢業生,大家都知道,而且津津樂道,但是我不免有些「小人之心」,猜測孫中山在港大之所以廣為人知,還是一個政治的尺度在衡量價值。大政治家,人們記得;大文學家,大歷史家,大思想家,沒人知道。沒人知道,是不是因為,人們太不在乎人文的價值?
 
香港大學以它歷史的悠久和財力的豐沛,一直在為香港培育兩種人:優秀的政府官員,優秀的專業菁英,譬如律師和醫師。在香港的價值觀和語境裡,我也注意到,社會關注的核心一直是香港的經濟發展,求經濟發展,做決策的政府官員和影響決策的專業菁英顯然是極為重要的支柱。
 
可是,就以政治、律師和醫師這三種行業來說,哪一行是可以不以對「人」的深刻認識作為基礎的呢?對「人」不夠瞭解,政治就不可能為我們帶來真正的幸福。對「人」不夠瞭解,法律將只是文字的繩索,不可能為我們帶來真正的正義。對「人」不夠瞭解,醫學的種種研究和發明,脫離人的終極關懷,可能變成技術的競賽、腦力的遊戲,不可能為我們帶來真正的平安。我們所訓練的學生,將來要領導這個社會走向未來的菁英,對「人」,有多少深刻的體會和認識呢?
 
所謂人文素養,其中包括美學、文學、史學、哲學──剛好是我今天所談到的朱光潛、張愛玲、陳寅恪所代表的,其實都是研究「人」的專門學問。你可以說人文是所有學科的基礎科學。而如果我們所訓練出來的學生,將來的政府官員、律師、醫生,什麼技術都是一流的,但是獨缺人文素養,獨缺對「人」的最深沈的認識,你會不會很不安呢?
 
當你瞭解了港大曾經有過朱光潛、張愛玲、陳寅恪、許地山這樣的文化遺產,你就發現,是的,在人文精神上,港大似乎有一個斷層。李焯芬副校長提醒我,這種斷層,和五零年代開始,殖民政府因為反共懼共而有心推動的「去中國化」是很有關係的。現在香港跟中國人文思想的「斷層」,不只是香港大學的問題,是整個香港的問題。
 
他的診斷多麼精確。日本殖民臺灣時,也是努力培養農業和醫學的專業技術人才同時壓抑臺灣人對思想學科的追求。「去中國化」恐怕還是表面,「去思想化」才更是殖民主義的核心。而今天如果我們意識到問題之所在,加深人文精神的培養,豈不更要成為教育的首要目標呢?
 
今天的演講,看見校長和幾位元副校長都全程在場,看見校友們對港大的前途如此關切,我分外覺得感動。當外面的世界對香港人的刻板印象是「功利」、「勢利」的時候,我自己的發現卻是:香港有特別多滿懷理想主義的有心人,總在尋找為社會奉獻的機會和方式。   
 
《兩個建議》
 
因此今天我有兩個具體的建議,一個是比較小的。那就是,希望港大花一筆小小的經費,對港大的歷史做一次徹底的研究調查,讓港大的人文史可以浮現:許地山的辦公室門口,陳寅恪的研究室前,被拆掉的張愛玲曾經住過的宿舍遺址,朱光潛曾經流連忘返的校園山徑、孫中山和蕭伯納曾經演講的陸佑堂。。。每一個蘊含人文意義的點,都可以豎一個小小的牌子,透過歷史告訴我們一代又一代不斷「提著皮箱」到達校園的十九歲的青年:大學,是一個人文精神的泉源。所有的科學、技術、經濟或商業管理的發明,都必須以「人」為它的根本關照。離開了人文,一個大學,不是大學,只是技術補習班而已。
 
另一個建議是比較大的,那就是,希望港大在人文上做最重大的、最嚴肅的投資,把原來就有的,從朱光潛、張愛玲、陳寅恪、許地山,甚至於蕭伯納,所一脈相傳的人文傳統,一個斷掉了的人文傳統,重新焊接,重新出發。港大在百年前成立之初的宗旨,就是為中國培育人才。今天我們不必把它狹隘地理解為為中國培育人才,但是為中華文化培育人才,我想是一個當仁不讓的義務。香港或許此刻文化的土讓過於澆薄,但是以香港獨特的地理位置和歷史條件,它比上海和臺北都更有潛力面對整個華文世界,搭出一個人文思想的平臺,成為文化的聚光之處。
 
那麼給予時日,或許將來的港大,會栽培出新一代的張愛玲、朱光潛、陳寅恪。不是偶而南來或者不小心「卡」在香港的文學家、史學家、美學家,而是香港自己土壤裡長出來的才氣煥發的人。這,是我所想像的香港大學的責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